貌似無用

香炉沈屑。
跨墙界刘翔。
叫维方就可以了。

我真的吃all暴啊,但是黄霏产粮于我而言相对容易,什么梗都能写。本命是咩霏来的,但是咩霏我每次写他们就从妖精打架变成神仙打架了,只剩下互殴剧(肉)情不见了。我搞个性转估计还能搞起来,试一试塞壬小姐吧

【黄霏】苦境这地方连收音机都有

黄羽客的眼睛生得确实漂亮,远远看过去就可以发现那是对映着光的眼睛。他小的时候凭借这双眼睛把烈霏拐回了家、引得年纪稍长的女性母爱泛滥等诸多光荣战绩,不在话下。


十几岁的黄羽客,因为青春期的烈霏时时无缘无故地发作,经常溜出烈府躲烈霏,随便找个茶馆路边摊一坐一整天。这时候那些个大姑娘小媳妇就挨个凑上来问美瞳睫毛膏眼线笔品牌,虽然他没戴美瞳也没化妆。开了家胭脂铺同时也是烈霏婶婶的圣裁者弁袭君瞅准商机,跟黄羽客商量说再有人来问就报弁袭君的铺子,由是多年来弁袭君的美妆产品销量稳步增长,过年封红包也封得多。


等到他再长大一点,出门游历一趟回来,从烈剑宗首徒又多了一个天葬十三刀黄雨的身份。他人长得周正,正值年少意气风发。那双眼睛就更勾人了。烈府所在的小镇民风开放,他走在大街上都能被丢来的果子淹没,被绣了名字的手绢上的香粉胭脂味儿熏得不知所措。这时候烈霏的脾气收敛了一点,只是人变得很阴郁,不是过去那个追在黄羽客身后喊着哥哥找着碴的小可爱了,往黄羽客身后一站,诡异低沉的眼神能吓退个把胆小的女孩子。他们的关系回升不少,一是黄羽客发现带着他不用遭到各类花露水的荼毒祸害,再者烈霏不愿意黄羽客每次出去就带回来一堆香囊绣帕,看着心里堵得慌,二人就又像幼时那般出双入对。烈霖为亲儿义子的相处融洽大为感动,也没再绞尽脑汁试图改变烈霏那日渐幽怨的目光。


烈霖要出门,作为烈剑宗宗主,每月例行参加“无甚大事但既然被称为正道人士重在参与”的会议。恰巧天葬十三刀也有聚会,烈府里没再能管住烈霏的人。烈霖怕他上房揭瓦掀地板地作天作地,把他送到驭风岛让风雀二人看着他了。


烈霏在婶婶那儿涂了两天指甲油,百无聊赖地去摧残岛上的花花草草还被弁袭君抽了一顿。黄羽客来接他回去的时候烈霏似是得到了解脱,从凉亭里冲出来扑进他怀里,差点把黄羽客腰闪到。


回烈府的路上,黄羽客按着马辔靠近烈霏的马:“有姑娘给我写情书了!”


他平时收到的此类物品很多,虽然烈霏在他看到之前就截胡了大半,情书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值得专门提出来的事,故而烈霏心中警铃大作。“她与别的姑娘不一样,将诗题在我住处旁梧桐树的叶子上。”黄羽客继续道,“她的簪花小楷清秀,不知为何看着十分喜欢。”


烈府有棵梧桐树,枝叶繁茂,越过墙头长到街上以及黄羽客窗前。烈雨剑法重在心法,烈府的门生客卿五感都敏锐至极。烈霏实在想不通那些姑娘是怎么避开一众感知型剑者半夜翻上墙头借着月光把枝条拉过来往叶子上题诗。


他的脸色登时黑得像他的橘色唇釉被摔破了一样,纵使心下天崩地裂地动山摇翻江倒海狂风暴雨,他脸上只是挑起一边眉角,不屑道:“然后?”


“我只是对她莫名其妙有些好感,话与你说说罢了。”


烈霏的眉头皱得快把额上水钻挤下来。这才两天功夫就被钻了空子。他当然不好怨怼那些姑娘,只能暗恨自己为什么临走前没有一剑削秃那根树杈子,或者直接砍了它永绝后患。


到了烈府,烈霏一个人回房去生闷气。黄羽客拉开抽屉翻出一封信,那是他少年时在外修行,烈霏寄给他的家书。他小心翼翼地将泛黄的薄纸从封内取出,又揪下那片叶子细看了看。小烈霏的字迹稚嫩,却没有一般男孩的杂乱无章笔画倒走,字很小巧。还未形成自己的笔锋,结构并非完美,好在工整清晰。


“是有些像。”他笑了一下,把那封家书郑重其事地收起来,梧桐叶随手丢在窗台上,任风带走它。

黄霏的交往前提是剃胡子hhh在班主任的课上摸鱼

p1清爽帅哥黄羽客是我脑内的yy了

p2黄霏生子脑洞的后续,尚未互通心意的二人、“哟师兄,喝花酒呐?”


写一篇3k字短文,需要三天构思,两天手稿,三小时打字,一小时捉虫修改。共计124小时。


画一个20p短漫,打稿1.5h,描线3h,贴网点3h    共计7.5h


搞一个沙雕玩意儿30s无压力,还是摸鱼爽。


黄霏生子草稿

剃胡子离婚二选一

随母姓啊当然是随母姓了

别吧宗主烈霁看着呢

作为烈府的侍女老娘每天都很快落

本少主不需要联姻

什么天生心疾难道就不能把你摁在地上摩擦吗

既然坐月子琅华宴下次再去吧,下次二胎烈雯出来了之后谁还有空去。

烈霁坐在马路牙子上对风雀的儿子说哟杜阿叔你也被父母赶出来啦  今儿情人节不如咱去琴箕阿姨那儿吧

弁袭君难为对儿子杜怀皎说  你喜欢烈霁但是辈分上你是他叔啊

烈霖说我想困觉

你不是很会喝花酒吗师兄,你喝呀你倒是继续喝呀

感不感动啊师兄  不敢动不敢动

我觉得唐绝跟暴雨心奴搞不起来,我写不出来。两个受能干嘛,买个双向的一起用吗我写沙雕恋爱手册看来真的是要沙雕了

在贴吧看文,霏霏叫黄羽客黄羽哥哥。





草我要死了。别跟我说什么“暴雨才不会这么叫”,我一个新手上路的司机是会在意这种东西的人吗。

"向天哥,菊苣,打飞机菊苣,你是不是缺爱啊,啊?"

尚清华印象绘。

【黄霏】车

车,少年黄羽客×少年烈霏   古代abo

前提:霖爹没病没死,烈霏因雨露期错过琅华宴


  微博: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91890156551084

打不开的话登陆就可以看啦


后记:

烈霖作为一个天生鼻炎的常仪,这天月底亲儿义子来请安过后,不知道为什么同来交账本的乾元管家神色微妙,一脸的欲言又止。

新关注了一个太太,刚才他私信我说:我认得你


我:嗯???


太太:你当时疯狂给我打call还说我画的画可爱,我不开心你还来安慰过我


我:啊是吗哈哈哈您记忆力真好啊(冷汗)


太太:你后来为什么又不关注我了?


我:(嗦不出话)


太太:我找到你,但是没关注。


我:啊是吗您竟然还记得鸭


太太:你头像id八百年不换你心里没点b数吗?


我现在就跟犯罪被抓包一样好尴尬啊,回去翻了一下那个圈我觉得太乱一年前就退了。那位太太当时确实跟我混一个圈的,结果他换了头像id他认出我我没认出他。emmm先记录到这里吧。尬的要命

【唐暴】沙雕恋爱手册(中)

*隐藏风雀意味注意!

沙雕恋爱手册(上):http://maosiwuyong.lofter.com/post/1e6bd0a9_12a67e07d

——————————————

步香尘坐在旋转椅上:“你怎么回事,被打成这样。从网上抄的情书忘了改性别称呼就送出去了吗。”

 

唐绝鼻青脸肿站在她面前,跟他一起来的还有班长素还真。素还真正要开口,被步香尘挥手打断:“你一个字都不许说。”又叫坐在接待客人用的沙发上刷论坛的凝渊:“把他俩斗殴的物证发给我。”

 

杜舞雩在办公室另一边教育烈霏:“你看看你,以前你在外面跟人家打架也就算了吧,现在竟敢在校内公然斗殴。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你爸花那么多钱给你做换心手术是为了来给你打架的吗?你对得起你爹为了你多吃的那几瓶琥乙红霉素片吗?”“是他先惹的我!”烈霏显出一个叛逆少女该有的样子,毫不示弱跟长辈大声顶撞起来。

 

唐绝一边想琥乙红霉素片是什么,一边答道:“我没有写情书,我从来都直接到八班门口朗诵莎士比亚的。”

 

“你朗诵的是哪个版本?原版还是二次修订的?”步香尘问道。

 

“我以为被编剧改编后的莎翁无法体现出它的精髓,念的是原版。”唐绝在这一点上很老实。

 

那头烈霏呛着杜舞雩,把他气得说不出话。弁袭君也在办公室里,他是借口作为目击证人跟着杜舞雩过来的,此时站在杜舞雩身后正对着烈霏作无声嘲讽状。烈霏瞥见,果断拉他下水:“知道了阿叔,有什么你不如去问弁袭君啊,他对你肯定知无不言的。”果然杜舞雩嘴炮打不过烈霏,注意力转移到弁袭君身上去:“当时你也在场,你肯定知道烈霏那德行。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来找我?”

 

见他们二人交谈,烈霏立刻窜到一米开外留下私密空间,坐在凝渊刚捂热的沙发上,他这会儿嫌弃教导处信号不好,半边身子伸出窗外,剩下一半被才赶到不久的赤睛死死抱住。烈霏坐下之前还给弁袭君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弁袭君惊怒交加,藏在背后的手竖起了中指。凝渊闲得无聊,自己走到外面去,走之前还特别贴心把门带上,实木门板差点撞到赤睛的鼻梁。


 步香尘也没心去管他这个小兔崽子,把烈霏叫过来,强迫自己心平气和道:“年轻人不要这么冲动,虽然他念《罗密欧与朱丽叶》原版给你听,你打他也是没有那个必要的;再说你平时给九千胜写的情书很多措辞也跟性骚扰没差,你看九千胜都没打过你。”

 

“这不一样!”烈霏激动道,“他给我发最光阴那个小贱人和九千胜学长的合照!带小粉红滤镜的那种!”

 

步香尘扫了唐绝一眼:“该,打的就是你。”

 

唐绝情急之下拉最光阴背锅:“是最光阴跟我说发九千胜照片能刷你好感…”话音未落,烈霏扭头朝最光阴班级所在的方向冲过去,高马尾猛地抽了唐绝一脸。站在门边的黄羽客眼疾手快把他捞住,靠着廊柱的凝渊也过来帮忙摁着,并且唯恐天下不乱地笑出声。

 

烈霏气得脸都青了,面部肌肉控制不住,看起来竟有狰狞之色。黄羽客觉得自己明明没病却要被折腾出心肌梗塞脑血栓,他实在不想做出这种强人锁男的动作,烈霏挣扎的实在厉害,在人怀里扭动翻腾,两条腿还在乱蹬乱踢。

 

万幸杜舞雩注意到这边的骚乱走过来,他后边的弁袭君皮肉不笑地看着这一幕。杜舞雩和黄羽客历经千辛万苦把烈霏送回玄嚣老师班上。素还真拉着唐绝想悄悄溜回班,步香尘伸手勾住他校服后领拽回来:“慢着,素还真回去写一份三千字的检讨星期五交到教导处来,好好反思一下身为班长如何教育好班上同学。”

 

“为什么啊老师、您看您这么理智温柔的人为什…!”素还真的嘴被步香尘示意唐绝捂住:“我罚不了那几个皮皮虾,难道我还罚不了你?”


从教导处回来,素还真找人代写检讨去了。唐绝一个人回到教室里,与霜旒玥珂讨了块OK绷,请她帮忙贴上,剑子仙姬坐在一边。 


“我跟你说,你最好还是别去招惹那个八班的烈霏了,上回我和玥珂走夜路,他拿着根球棍突然跳出来,不由分说就要动手。球棍差点挨玥珂的脸才发现认错了人。歉都没有道一个转身就走。真是没想到你会喜欢那种人。”仙姬喋喋不休地数落着烈霏的不是,她突然话锋一转:“不过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样也好,王八绿豆破锅烂盖天造地设,当真是绝配。”


 “我也觉得我们两个造化钟神秀。”唐绝笑嘻嘻答道,自动过滤掉剑子仙姬其他话,惹来她一个白眼。他摸了摸脸上那张表面是柔软棉质的OK绷,顶着上面水蓝色的小爱心出班到处晃荡去也。


 唐绝闲的没事爱随便逛的习惯给他和烈霏偶遇的概率翻了几番。德育处主任兼物理老师杜舞雩热爱运动,是个会与学生一起上跑道的老师,尤其喜爱篮球,课余时间不在办公室就是在篮球场上。是以弁袭君为此苦练球技,平时只要烈霏在走廊上喊一嗓子:“杜阿叔下来打球了!”他就会翻出小镜子快速检查一遍仪容仪表,丢下练习册冲下楼去。 


这天放学杜舞雩和弁袭君都在球场上,烈霏坐在一边固定篮球架的平台上写作业。唐绝路过却没注意到他。这时正好一个球飞出场外滚到唐绝脚边,弁袭君跟着追过来,看到是唐绝,叫了烈霏一声,唐绝这才发现他也在场。烈霏看了他一眼,眉头一僵,低头继续写手头的卷子。唐绝向他打招呼而没有回应,张开口却不知道能说些什么。鬼使神差把手里的球对着烈霏扔了过去。弁袭君没想到他会是这么个反应,声音一下拔高两个八度提醒道:“烈霏!”


 烈霏刚循声音方向抬头,一个球劈头盖脸砸了过来,他往旁边一闪,头重重磕到篮球架上,球擦着脸飞过,蹭下来几颗水钻。烈霏怒起,捡起地上的篮球往唐绝脸上使劲砸。 


弁袭君见烈霏站起来那着球朝唐绝走过去,放下的心又提起来。“那是我的球!你把别人的鼻血沾上去了我还怎么打!!”


 烈霏的砸不是指手对球做功,球在空中飞一段抛物线然后与x轴交点在唐绝身上,而是球不离手,被当成凶器一样往唐绝脸上夯。


血溅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