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無用

香炉沈屑。
跨墙界刘翔。
叫维方就可以了。

手稿有在写


寒假再会


塞壬小姐,可爱。

【群宣】烈府不洁幻想自首处

这里是黄霏群!
黄雨黄羽客×暴雨心奴烈霏!
烈剑宗内销nice!
不ky即可!
不洁幻想自首中心这个名字想必已经明白了吧!

随缘加群,毕竟黄霏真的很冷。貌似只有我一个。


群号:942193357

刮刮乐

扫描软件不会用所以只好截图了

费翔好帅,赛尔号好玩,天书奇谭好看,陈力好听。

我想回去。

【黄霏】口白片段

来自百度、

分别多年一眼认出霏霏来的是师兄。祆撒舞司这个名头加上外貌改变很大,文熙先生又没特别说明,一般人都认不出来吧

原来长大的二人还是师兄心奴地互叫爱称(。(我一直很想写在床上的片段却苦于不知道他们如何称呼对方)

——————————————

[话甫落,一声砰响,竟是暴雨不自主将桌子弄坏了]

文熙先生:哎呀,来人,马上为舞司再换上一张新桌。

暴雨心奴:不用了,吾突然想起教内还有要事等吾,琅华宴每年三月举办,为期一个月,三日后,吾会再来。

文熙先生:真是抱歉。

暴雨心奴:文熙先生不用客气。

[欲走离,黄羽客上前拦人]黄羽客:少主,真是你吗?

暴雨心奴:哈,师兄,心奴改变这么大,你竟还能一眼认出我。

黄羽客:自那年你…… 你离开之后,吾一直再找你。

九千胜:嗯?你是烈剑宗之少主。

暴雨心奴:是啊,九千胜大人,你还记得我吗?

九千胜:你眉宇之间成熟了不少,想不到数年不见,你已成为了袄撒舞司。

暴雨心奴:人总是会改变,当年败在你的刀下,让吾体悟了不少人生的道理,你说吾不适合练剑,吾,改练刀了。

九千胜:观你五形,确实有练刀者之气息,但……

暴雨心奴:如何呢?

九千胜:没有,或许是吾想多了。

暴雨心奴:不管如何,来日有机会,咱们在切磋一番吧。

九千胜:单纯的武道交流,吾当然奉陪。

暴雨心奴:哈~ 请。

[临走时,莫名的眼神望了望最光阴,最光阴却是满心疑惑,不知其然]

黄羽客:心奴,你……

暴雨心奴:师兄,吾已是袄撒宗之舞司,烈剑宗只能拜托你了。

……

黄羽客:暴雨虽经历岁月的洗练,而脱去一身病骨与外锐之气,但与生俱来的扭曲心态,却是得到了全面的升华与包装,他的天生邪气,已敛入骨子里,在举手投足间,变成了袄撒舞司的特殊风采。


【黄霏】苦境这地方连收音机都有

黄羽客的眼睛生得确实漂亮,远远看过去就可以发现那是对映着光的眼睛。他小的时候凭借这双眼睛把烈霏拐回了家、引得年纪稍长的女性母爱泛滥等诸多光荣战绩,不在话下。


十几岁的黄羽客,因为青春期的烈霏时时无缘无故地发作,经常溜出烈府躲烈霏,随便找个茶馆路边摊一坐一整天。这时候那些个大姑娘小媳妇就挨个凑上来问美瞳睫毛膏眼线笔品牌,虽然他没戴美瞳也没化妆。开了家胭脂铺同时也是烈霏婶婶的圣裁者弁袭君瞅准商机,跟黄羽客商量说再有人来问就报弁袭君的铺子,由是多年来弁袭君的美妆产品销量稳步增长,过年封红包也封得多。


等到他再长大一点,出门游历一趟回来,从烈剑宗首徒又多了一个天葬十三刀黄雨的身份。他人长得周正,正值年少意气风发。那双眼睛就更勾人了。烈府所在的小镇民风开放,他走在大街上都能被丢来的果子淹没,被绣了名字的手绢上的香粉胭脂味儿熏得不知所措。这时候烈霏的脾气收敛了一点,只是人变得很阴郁,不是过去那个追在黄羽客身后喊着哥哥找着碴的小可爱了,往黄羽客身后一站,诡异低沉的眼神能吓退个把胆小的女孩子。他们的关系回升不少,一是黄羽客发现带着他不用遭到各类花露水的荼毒祸害,再者烈霏不愿意黄羽客每次出去就带回来一堆香囊绣帕,看着心里堵得慌,二人就又像幼时那般出双入对。烈霖为亲儿义子的相处融洽大为感动,也没再绞尽脑汁试图改变烈霏那日渐幽怨的目光。


烈霖要出门,作为烈剑宗宗主,每月例行参加“无甚大事但既然被称为正道人士重在参与”的会议。恰巧天葬十三刀也有聚会,烈府里没再能管住烈霏的人。烈霖怕他上房揭瓦掀地板地作天作地,把他送到驭风岛让风雀二人看着他了。


烈霏在婶婶那儿涂了两天指甲油,百无聊赖地去摧残岛上的花花草草还被弁袭君抽了一顿。黄羽客来接他回去的时候烈霏似是得到了解脱,从凉亭里冲出来扑进他怀里,差点把黄羽客腰闪到。


回烈府的路上,黄羽客按着马辔靠近烈霏的马:“有姑娘给我写情书了!”


他平时收到的此类物品很多,虽然烈霏在他看到之前就截胡了大半,情书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值得专门提出来的事,故而烈霏心中警铃大作。“她与别的姑娘不一样,将诗题在我住处旁梧桐树的叶子上。”黄羽客继续道,“她的簪花小楷清秀,不知为何看着十分喜欢。”


烈府有棵梧桐树,枝叶繁茂,越过墙头长到街上以及黄羽客窗前。烈雨剑法重在心法,烈府的门生客卿五感都敏锐至极。烈霏实在想不通那些姑娘是怎么避开一众感知型剑者半夜翻上墙头借着月光把枝条拉过来往叶子上题诗。


他的脸色登时黑得像他的橘色唇釉被摔破了一样,纵使心下天崩地裂地动山摇翻江倒海狂风暴雨,他脸上只是挑起一边眉角,不屑道:“然后?”


“我只是对她莫名其妙有些好感,话与你说说罢了。”


烈霏的眉头皱得快把额上水钻挤下来。这才两天功夫就被钻了空子。他当然不好怨怼那些姑娘,只能暗恨自己为什么临走前没有一剑削秃那根树杈子,或者直接砍了它永绝后患。


到了烈府,烈霏一个人回房去生闷气。黄羽客拉开抽屉翻出一封信,那是他少年时在外修行,烈霏寄给他的家书。他小心翼翼地将泛黄的薄纸从封内取出,又揪下那片叶子细看了看。小烈霏的字迹稚嫩,却没有一般男孩的杂乱无章笔画倒走,字很小巧。还未形成自己的笔锋,结构并非完美,好在工整清晰。


“是有些像。”他笑了一下,把那封家书郑重其事地收起来,梧桐叶随手丢在窗台上,任风带走它。

黄霏生子草稿

剃胡子离婚二选一

随母姓啊当然是随母姓了

别吧宗主烈霁看着呢

作为烈府的侍女老娘每天都很快落

本少主不需要联姻

什么天生心疾难道就不能把你摁在地上摩擦吗

既然坐月子琅华宴下次再去吧,下次二胎烈雯出来了之后谁还有空去。

烈霁坐在马路牙子上对风雀的儿子说哟杜阿叔你也被父母赶出来啦  今儿情人节不如咱去琴箕阿姨那儿吧

弁袭君难为对儿子杜怀皎说  你喜欢烈霁但是辈分上你是他叔啊

烈霖说我想困觉

你不是很会喝花酒吗师兄,你喝呀你倒是继续喝呀

感不感动啊师兄  不敢动不敢动

我觉得唐绝跟暴雨心奴搞不起来,我写不出来。两个受能干嘛,买个双向的一起用吗我写沙雕恋爱手册看来真的是要沙雕了

在贴吧看文,霏霏叫黄羽客黄羽哥哥。





草我要死了。别跟我说什么“暴雨才不会这么叫”,我一个新手上路的司机是会在意这种东西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