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無用

香炉沈屑。
跨墙界刘翔。
叫维方就可以了。

在下觉得吧,食发鬼在动画里的表现来说,难听一点就是丑角,搞笑打脸用的。弹幕里各种吐槽作死王,各种同人文里拿来搞怪背锅躺枪低智商担当这倒是没意见,毕竟官方这么个态度,迷妹虽然真的很伤心,然而也不能说什么。


但是头发就不一样了,头发对于食发鬼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从中可以反映出他的妖力状态。动画里确实是有过关于食发鬼头发被粗暴对待的暗示(对鬼使黑等说自己有多喜欢姐姐那次),却也没说他的头发遭到了毁灭性破坏。平时式神之间偶尔拉拉扯扯打打闹闹都很正常,可如果真的出于不知道什么心态剪了他的头发。


他怕(绝)不(对)是要跟你拼命的。


【琴发】罪魁祸首

高傲地仰着头的食发鬼说着是因为喜爱安倍的白发才心甘情愿追随他的。旁人纷纷议论焉知哪天他看见了个拥有比安倍更为美丽长发的人就离开了,再看到个更好的也可以轻易地弃主而去,如此廉价的喜欢。他听到这些传言时正坐在廊下有一搭没一搭地吞云吐雾,告诉他这些小道消息的山兔瞪着晶亮的大眼睛等着瞧他的反应。结果他只是摇着烟斗哈哈笑着说怎么可能,不会有比晴明大人更好的白发啦。


安倍晴明的白发是天生的,区别于芸芸众生苍老憔悴的证明。自胎内就被纯净灵气笼罩着的头发,带着神明般的光辉,多么与众不同。确实是不会再有人的白发比他更美了。


但食发鬼最喜欢的一头黑发,是一个人类的。彼时他刚刚有了些神智,幻化出了孩童的模样。新生的角能够完美的隐藏在柔软的发丝间,对于周遭的一切都感到好奇。他一开始只是去了邻近的一个村庄,躲在大树背后看着人类的幼子玩耍,渐渐地便不满足于观察这些幼稚的行为。他到了京郊,那里有街道和横跨溪水的桥梁,虽然不大成型,但也足够他新奇一阵了。


然后他便遇着了那个人类。那个仿佛从不被世俗玷污的琴师。食发鬼跟着他,在他家院子的篱笆前停下脚步。他的琴声从屋子里传出来,飘进食发鬼幻化出的胸腔里那团小小的鬼火。食发鬼还没学会人的语言,但是那团模仿着人体温的鬼火确实在与往常不一样地雀跃着。


时间长了那名男子也知道有个幼子站在他院外的篱笆边上听他的琴声。他没有跟他打过一声招呼。可能是他觉得没必要,或是他不善言语呢。食发鬼这么想着,依然会费力地化出人形站在篱笆旁——不然一团燐火天天飘在一家里,简直是在给天皇养着的那帮闲的没事的阴阳师找消遣。


后来有一天食发鬼去逛了逛人类的庙会,很热闹,熙熙攘攘的,时不时有孩童从人潮中钻进钻出与同伴玩耍。他心满意足地走回去的时候,发现自己找不到路了。他是一直游荡在那间院子附近,原本也只是听路过的几个主妇碎嘴起了心,按耐不住就跟着去了。食发鬼连留下一个标记什么的都不知道。他找了很久,等他找到的时候,那间院子就只剩下黑色的焦土了。


食发鬼开始感到了心慌,他知道人会被火焰吞噬,会死掉,会再也无法睁开眼说话。但是他只是个妖物,弱小得随时会湮灭的新生的妖物。他惊慌失措地飘落下来化作人形。早就察觉到有大量妖气而埋伏在附近的阴阳师从一旁冲出来,食发鬼连多看几眼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差点被咒杀了,他惊慌失措地逃进黑夜山里,阴阳师由于忌惮那里的阴界裂缝止住了脚步。他就停留在了那里。


食发鬼想过要回去,但是害怕阴阳师的力量。等他成长起来再折回去的时候,那里已经建起新屋,搬进新的人家。他回忆着那个琴师,但他连一个正脸都没给食发鬼留下过,对着阳光抚琴的背影和披散的墨发是食发鬼唯一记得的轮廓了。到后来食发鬼就专找青丝三尺的贵族女子下手,倒也意外地发现食之可修进妖力。再后来食发鬼搜集各种各样的美发,想以此来代替心中空缺的什么。这也被烟烟罗嘲笑过,一向很容易被激将的食法鬼这回却是死也不改;烟烟罗后来觉得无趣,也就不再揪着不放了。


毕竟他只是个匆匆活了几十年就离去的人类,而食发鬼被妖物漫长的生命与由浑浊的灵魂堕化成的鬼囚禁在一起;或许哪天他也会死,像是从没来到过这世上一样不留下一点痕迹地消失。但是食发鬼不会再见到他了——除非他变成鬼;几乎不可能的事。食发鬼觉得自己一定能忘掉他的;他可是孤单飘零于世间百年而不死不灭的食发鬼。


但是也真的不会有比他更好的头发了。

————————————

标题的意思,发er游荡在人类琴附近,身上的妖气催化了他的走火入魔,同时人类时期的妖琴师也是食发鬼后来疯狂迷恋头发的原因

至于炮灰阴阳师、妖气不仅是发崽r还有妖琴师sr入魔产生的,是很重啦。

【烟发亲情向】

烟烟罗大概会拿一杯长岛冰茶送到食发鬼手里然后像逗小孩子一样激他把杯子里的液体全部倒进喉咙里去,但是她一定会把半哄半骗让食发鬼喝下深水炸弹的人打断腿。

【琴发】片恋

「请听我说完,好吗。我知道他在,一直都知道。我从没有看到过他,有时候猛然一回头只有被光穿透的细尘在我眼前浮动;但每当夜幕降临,在黑暗中我能感受得到他终于从角落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也许他不是用走的,贴近我的肌肤。没有实际的触感;我是凭借着周围空气流向细微的改变做出判断的。只有很小很小的波动,我还是觉得他可能是在微微颤抖。」


「至于为什么是《他 》?我不是说了,我一直都知道他在,第一次张口呼唤自己的父母开始,我就知道除了父母以外还有一个人长久地在我身边。多余的温柔确实会给人女性特征的错觉,他不是,我下意识地认为他一定是个穿着打扮都非常偏向女性化的人,但一眼就可以得出他是个男子这样的微妙却使人不得不接受的结果。所以把他认为是男性算是直觉;或者说我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感谢你没有打断我。是啊,现在他突然不见了;不、应该说是我再也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了,虽然想象里过分艳丽的男子都会给人轻浮的刻板影响,但我没想到他就这样消失了。一直以来认为是本应存在的事物突然被改变多少还是有点不习惯的。」


「我确实没有见过他,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谁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我也一样;也许只是我的妄想呢,只不过持续的时间过长了一点,我大概是有病的吧,不过我可以自己走出来。我只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谢谢你,医生。」



还是食发鬼单箭头普通人琴。

【酒茨】天台告白

*现paro
与【吸毒姐弟】同一世界

食发鬼在高一刚入学的时候就凭借对安倍老师火热且毫不掩饰的爱意而在全校走红,甚至二年级的校花之一红叶为此与他立下不共戴天的誓言,导致那时候还不知道烟烟罗是他姐姐的男生争着要来揍他以求在女神面前混脸熟。

——结果没成功,其他人传言说他是打完就跑的刺激型。食发鬼看起来细胳膊细腿的,实际飚起速来可以进校队拿名次。

另一个搞得比较大的怪谈则是据三年级的校霸茨木童子说他和挚友酒吞童子本来正欲动手,结果那人妖撩起脑后长发露出一个难以言喻不可描述的东西,导致他挚友愣在原地,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跑了。
   
正式上课后食发鬼的室友正太般若饶有趣味地问你当时脑后的是什么啊。食发鬼坐在下铺抱着被子翻了个白眼说早在开学之前姐姐就跟我说了他们俩基佬遇到时的化解方法。

所以?

那只是块牌子啦,上面写的是「今天茨木开窍了吗」。

不愧是烟烟罗大姐头!这招果然厉害!

你这话对我姐姐说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既然告诉了般若,是存心不想保留怪谈的一点神秘感了。事件流传的速度在意料之中。

然后传到了当事人的耳朵里。

茨木一边刷着社交网站,问星熊:「他们说吾不开窍,是指哪个方面的?」

酒吞看了会沉默,星熊看了会流泪。

星熊童子沉思片刻,开口道:「想来是老大你对酒吞的钦佩还没有完全地表达出去吧。」

「哦哦!那有什么办法吗!」

「老大你听说过天台告白吗?」

「吾听说那是对喜欢的人表达心意的地方。」

「那就对了!茨木老大你不喜欢酒吞老大吗,喜欢可以是很多种的,只是那些庸俗的人把它当成了专门表达男女爱慕的地方!」没错,还能表达男男的。

「原来如此!那么吾一定要将对挚友的仰慕之情完全地表达出来!」

酒吞老大,不用谢我。

第二天的天台告白名单出现了茨木童子的名字,在校内论坛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下一个,三年A组的茨木童子。」时值深秋,全校的方阵都在寒风中吸鼻涕,听到广播里的名字后又开兴奋起来,并且全部人都看向三年A组方阵里打头的酒吞童子。「…不要全部都那么奇怪地看着我啊。」酒吞童子这么说着。实则内心正如同女生们YY的那般。

天台上上一个表白失败并遭到当着全校人的面拒绝的男生失魂落魄地走了,茨木童子一头蓬松白毛在秋风中像洗发水广告里的一样飘逸。

「吾今天!要向吾挚友!酒吞童子!」楼下的人群起哄声又高过一阵,夹杂着口哨与爆笑。「来表达!吾对挚友的!敬佩之情!」

星熊童子啪的一声拍上额头闭上眼睛。食发鬼偷偷溜到烟烟罗的班级,震惊写在脸上:「是真的啊!姐姐?!」

茨木童子在天台上喊得声嘶力竭,酒吞童子在心里喊得声嘶力竭。

「啊!吾友!你在球场上的身影!是如此的英姿飒爽!……」酒吞童子心情犹如日了狗,周围的人看向他的目光热切得如同老母亲。「…你永远第一的排名!双商与武力都碾压着凡人!……」

不,我只想压你。

阎魔笑得弯下腰,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抽出来拍了拍他的肩:「卡皇啊酒吞!」同情之意溢于言表。

「茨木童子同学,请注意一下篇幅,时间快到了还有两位同学要表白。」广播里传来妖刀姬不为所动的平淡声线,和隐约能听见的广播站里另一位青行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在笑的声音。

「茨木童子!!」酒吞在楼下吼道,人群的分贝立马减了一半。

「你现在!马上给本大爷下来!!」同学们的声音又弱下去一半。

「好的吾友!」茨木童子应了一声便下楼来了。人群对于下一个告白的同学明显失去了兴趣,只往着三年A组那里望。

「挚友!」茨木从天台上下来,鼻尖冻得有点红。「怎么样!吾开窍了吧!」

站在后排的星熊童子沉默不语,脸色发青。接下去的对话他都不想听了,反正到最后,茨木童子一定会把他招供出去的。

【食发鬼单人】

食发鬼没有三魂,没有七魄,一旦被什么给驱散或吞噬掉那就除了别人心中的思念哀痛与回忆就无法再剩下什么了。如果再不在拥抱他的时候耗费所有感官去尽力捕获他一丝一毫的气息,感受到他的真实。那样的话就连他消而逝的时候都感受不到了。

【琴发】体温

*短打,一方转生注意避雷

妖琴师的体温像大部分典型的鬼一样理所当然偏低,普通人触碰到虽然不会像碰到寒冰一样因为感到讶异而迅速缩回手,但也会惊叹于这样的温度。通过这偏差能明显地认知到他的存在。他虽然什么都感受不到了,却能依靠着过去生而为人分辨得出火焰的温度足以灼伤人,积雪的温度能够冻伤人。和他在一起让人感觉很舒服。不耀眼,却也无法被忽视。虽然沉默寡言不善言辞,但想要表达的心情都能够清晰地传达到对方的心里,十分让人安心地去接受他的情感。
  
食发鬼不一样,他没有体温,准确地说他碰上去就像去触碰他的那人的温度一样。天生的鬼没有人的感官,真正让他有所感觉的是阴曹地府里的温度,不是冻僵了的冷,是从骨髓里开始泛起的凉。

所以他既不会让人感受到温暖,也不会让人感受到寒冷。和他相处起来不会感到不适。是个微妙存在的鬼。叽叽喳喳吵吵闹闹,说出的话语总是盛大得反而让人怀疑。他的寿命允许他将会活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这种只存在于爱侣之间的盟誓里的时候。

「……根本没有什么用嘛。」这样长的岁月里一开始得到的又像原来一样失去了。
   
食发鬼倒在床上,陷进软软的鸭绒被里,他其实完全可以不用多花钱去买这床被子的,即使是在北海道的冬天他都能只穿着单衣,只是迷恋被面的光滑。他把空调遥控器甩在一边,那上面显示的是十六摄氏度,他听别的拥有像人一样感官的妖鬼说:「这就像当年妖琴师君的温度呢!」
  
可惜他感受不到。

【食发鬼单人】无题

食发鬼走在山间的小径上,黑夜山发生的阴界裂缝里蜂拥而出的怨灵密密麻麻地挤在他的周身打转,互相碰撞攻击发出细碎的声响,身上散发的鬼气从毛孔一点点渗入他的皮肤,被这副躯壳里充盈的妖力排斥,最终扭曲在一起,难受的只有食发鬼。妖力在体内快速地流转,将污浊之气驱逐的同时大量地从伤口喷涌而出,被团团围住他的鬼不出几下争食得一干二净。
  
他无法吃掉它们,鬼气会侵蚀他的躯体,堕化成自己都不认识的丑陋模样。深谙这一点的它们在等着他不出意外的挣扎之后的倒下。
  
「如果真的是这种死法,也未免太难看了一点。」他停下脚步,盯着黑压压的那一片,他不用转身都知道会有多少再跟在他的身后。「小鬼而已,真当我虚弱到连你们都无可奈何了吗?」
  
「就算是我、驱除你们也不是什么难事。」

食发鬼从腰间解下烟斗堪堪握住,没再捂住左肩上的伤。鬼面安分地待在脑后被长发盖住。身上最为蕴藏着妖力的地方没有动作。他松开束着头发的白缎,任由头发垂落。发梢刚触到地面的那一刻便像藤蔓一样疯狂地蔓延开来。白烟凝为实体,黑发勒裹住怨灵,将其切割成细小的光点。其他的鬼尖叫着炸开四散,前方的路也不受阻了。 
    
「啊!太过头了、要迟到了!」食发鬼站在原地看着它们,突然用手拍上脸的一侧,露出一个夸张的表情。他转了转手腕,握着的烟斗在空中划出一段漂亮的弧度,聚拢在那上面的迷烟散去。
    
「要是姐姐生气可就不好了!」他又提起冗长的下摆快步走着,头发恢复到平时的长度。经年历月磨掉金箔红漆的木屐重重地踏在凹凸不平的石块表面,身体轻飘飘地左摇右晃。
   
   
*在日本一般有怨念或原本是人的为鬼,非人类自然生成的为妖。总之很复杂很难说清楚,到后来这个边界也越来越模糊。因此在下把发崽分类为「妖」。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发崽好歹也是在黑夜山作威作福的,就算他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的地头蛇(在下真的是粉!!!)也有点实力,umm想写又man又少女的发崽。

【晴发】无题

*转世梗(约摸过了几百年
    
化着艳妆的妖鬼把短刀从自己的腹部拔出来,松开手后它掉落在了地上。「你很厉害嘛。没有强大的灵力加持,它也捅不到我身上。」少年看着他的动作,脊背凉凉地沁出冷汗。「这点可伤不到我呀,只可惜了我这身衣服。你还是要加油哟。」

妖鬼转身走了,少年松了一口气,他还算小,实力只比普通驱魔师略高,对付这种存活了将近千年的妖鬼是不切实际的。
      
「我本来以为你看到我的时候还能记得我一点的,或者感觉到有点特殊也好。」妖鬼在少年看不到的地方停了下来,手探进里衣,指尖抚摸着刚刚拔出那振灵刀的地方。
     
「算了。不过,我可是会一直、一直看着你的。」
     
「晴明。」

【吸毒姐弟】

*烟烟罗食发鬼现代paro亲情向 
*各种年龄段的都有 
*微量荒烟琴发连若  炮灰前任出现注意
*ooc预警
    
1.烟烟罗打翻了食发鬼放在桌面上还没盖上的指甲油。食发鬼不小心拒收了烟烟罗的眼线笔。

2.春游前爸爸妈妈一起为他们准备了豪华便当。但是当晚他们就偷偷吃掉了对方的。     

3.烟烟罗喝掉了了食发鬼的奶茶,食发鬼吃掉了烟烟罗的天妇罗。    

4.食发鬼的头发留到肩部的时候学校里有个男生特别多嘴说他娘炮,气得他浑身发抖眼眶发红。烟烟罗听说后带领一众搞事爱好者找到那个男生,强迫人家穿小裙子。    

5.还拍了个照。      

6.哪儿来的小裙子?当然是坑蒙拐骗给食发鬼穿剩下的啊。      

7.食发鬼不是很喜欢荒,相反烟烟罗主动问过妖琴师要不要食发鬼小时候的女装照。     

8.同理荒也不是很喜欢食发鬼,因为当年他去问烟烟罗的喜欢时食发鬼故意说漏了最重要的几个。     

9.「食发鬼要是真喜欢你也不会在意你看过他的女装照的啦。」上一个看过的人还被打到在心理医师处怀疑人生。      

10.「姐姐要是真的喜欢你也不会在意这些细节啦。」上一个这么干的人现在还在家里做康复训练呢。     
11.一起去逛街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很讨厌的女生,大概是烟烟罗前男友的狂热粉丝。因为那个前男友是先劈腿的啦,被俩人和亲友团套了麻袋。     

12.被烟烟罗以丑拒的理由噎回去了准备好要控诉的话,恼羞成怒。又被食发鬼吐槽发尾分杈还有头皮屑。     
13.真是的,就算人家又丑又傻又笨还不洗头,你们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实话嘛。      

14.食发鬼第一次被烟烟罗拉去夜店的时候有过被搭讪。烟烟罗注意到他这里有点情况从舞池里出来时看到的是对方复杂得几近扭曲的面孔。     

15.自从目睹了对方的表情变化后,食发鬼每次被人套近乎都会先声明自己的性别。虽然也没少过男女通吃的,但只要烟烟罗往他身后一站就什么事都不会有了。    
16.其实烟烟罗的烂桃花也很多,但到后来听说了只要和那位美人搭讪就会被另一位性别不明的美人暴打的传闻后竟然渐渐少了。     

17.当然胆子大的也有,自从荒和烟烟罗确定交往关系后就真的没了。    

18.烟烟罗有天跟食发鬼吹荒真好啊集玛丽苏小说男主特征于一身。食发鬼说我家琴师也不差啊又好看生起气来右手抡谱架左手撸起袖子就往人脸上捶。烟烟罗问你还是倒贴呢追到他了吗。食发鬼反问道那你荒开窍了吗。    

19.双方陷入了沉默。    

20.「我不管我家荒/妖琴师是最好的!」    

21.「唉呀我说这俩孩子,都多大了还斗嘴这么幼稚。」父母担忧地看向沙发上又吵起来的二人。    

22.烟烟罗一时兴致大发问食发鬼你说妖琴师左手一直抱着琴那么有力万一你们因为上下位打起来谁输谁赢。     
23.食发鬼一脸惊恐道当然是妖琴师怎么高兴怎么来啊而且我都还没担心荒那张迷得小女生晕晕乎乎的脸会出轨呢你担心这个作甚。      

24.然后食发鬼就挨了烟烟罗一记爆栗,果然谈对象伤感情。     

25.食发鬼准备向父母摊牌出柜的那一天先去找烟烟罗打气,被灌了几大碗毒鸡汤后生无可恋地瘫在餐桌上。正当他回忆腹稿时父母一脸慈祥地说成了知道了,准了退下吧。     

26.弄得他一愣一愣的最后抱着烟烟罗哇的一声哭出来:「姐姐最好了!」     

27.烟烟罗拍拍他后背说愚蠢的欧豆豆太让姐姐我操心了。餐桌对面的父母微笑着问对象呢?     

28.对象呢?     

29.人家是高岭之花,还没追到的啦。烟烟罗这么回应父母。     

30.也是,估摸着发崽这个德性一辈子都追不到的啦。     

31.……这家没法待了。     

32.几年后终于带着妖琴师回家的食发鬼对于母亲握着妖琴师的手说真是可怜了你这孩子了摊上我家发崽这件事真的没有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33.为什么?习惯了呀。    

34.「……明明人家才是下位啊!」般若接了电话听到好友的夸张抽噎本来想挂掉的,当他听完一堆妈不爱的抱怨后的这一句他就真的这么干了。      

35.转念一想般若又打了回去把食发鬼骂了一通。「一目连现在还在柜底捞都捞不出来你再跟我提到这个我们就友尽!」     

36.关于抽烟,俩人从高中第一次接触抽到现在。小的时候还互相帮忙打掩护,到大了他们发现其实父亲也很爱抽烟,但是为了给年幼的姐弟树立一个好的形象硬生生戒掉。    

37.「既然被发现那就没办法了!」父亲这么说着,在俩姐弟的注视下走进厨房。     

38.母亲一回到家,就看见客厅没人,全聚在厨房一人一张小板凳尽量靠近开着的抽油烟机吸烟。     

39.烟烟罗甚至还有点嫌弃被发现的时候食发鬼抽的软烟,看上去就比她和父亲两个的细。      

40.在被母亲训斥会得肺病的时候烟烟罗和食发鬼都在心底吐槽着说至少不会得脂肪肝。      

41.一不小心,说出来了。     

42.烟烟罗的少女时代是穿着改短了的校服裙子与一众不良厮混度过的。    

43.和在大多女生眼中漂亮又帅气的烟烟罗相反地对于女同学们来说,食发鬼则是典型的妇女之友,蓝颜知己。「我觉得你穿那个会好看。」「这个颜色很适合你!」     

44.本来食发鬼的脸摆在那也是会有女生喜欢的,可他对待这友谊的方向不是升华,偏偏是变质——「哎你也喜欢晴明老师呀?嗯嗯那好以后我们就是情敌啦!」     
45.至于男生那一块更惨烈,全校除了般若基本上看到他都要绕着走。有小部分是想来问与烟烟罗有关的事。态度好的虽然会拒绝但还好说。至于想武力胁迫的先讽刺一番激怒对方,那样他就可以在把对方打趴下后对着他当时喜欢的晴明老师撒娇说「是他们先动的手喔。」     
46.总之就不是乖巧的好宝宝。     

47.那食发鬼为什么最后没拦住荒追求烟烟罗?     

48.食发鬼也不想啊,他比烟烟罗小一岁,等他上了大学才发现有这么一号人。再说,     

49.「看得出姐姐也很喜欢他嘛,那我又有什么办法。姐姐高兴就好,我只打姐姐讨厌的那些。」     

50.「虽然我真的是超——级讨厌他的啦。」